15002909512
您的位置: 首页»艺鸣艺考»艺考故事

艺考生专访|王羽溪,喜提川文艺、河传校考合格证

发布时间:2019-10-01 14:11:22 作者:艺鸣艺考

       王羽溪是艺鸣艺考的一名学生,从来开始的瞎折腾到拿到川传、河传的合格证,她身上的故事非常值得我们去学习!我们一起听下她的故事!

艺考生专访|王羽溪,喜提川文艺、河传校考合格证

  这次同时收到四川文化艺术学院和河北传媒学院这两所学校、三个专业的校考合格证,小王同学真的很惶恐!

  想想当初如果没有选择学传媒的话,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个成绩吧!

  从小我就学习古筝,一直以为自己会在音乐的路上走下去。但是家里人告诉我,以我的专业水平是考不进音乐学院的。高一的时候,我妈跟我说,让我学美术,走美术艺考,我想着反正也无所谓,那就学吧!

  就在高一暑假的时候,我无意中接触到传媒艺考,发觉相比美术,自己更喜欢传媒,就跟家里人说想学传媒。但爸妈就觉得这样不行,觉得学传媒不好就业,不让我学传媒,他们觉得我是在浪费钱,是在瞎折腾。

  那段时间经常跟我妈吵架,她让我上美术课,我也不去,啥也不干,就各种消极抵抗。我跟我妈说,反正我画的也不是特别好,学美术也是在浪费时间,然后跟我妈保证我在学传媒的同时,一定会好好学文化课。

  终于在高二的时候,我妈点头同意了,说可以让我先试一下,至于靠传媒能不能考上大学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高二暑假有段时间,我觉得学习特别累,不管是文化课还是专业课,当时恰巧家里也出了点事,就搞的我整个人很暴躁,当时还想过放弃传媒。

  然后我妈跟我说,让我别任性,即使现在回去学文化课也来不及了,说我纯靠文化课根本就考不上大学。然后我就想,我好不容易把我妈说通,现在自己却要放弃,这样太对不起自己了。

  那段时间艺鸣的老师也没有放弃我,莽哥和莹姐他们就一直开导我,告诉我要好好坚持,因为只有坚持了才能看到结果,不坚持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还记得当时统考成绩出来的时候,我特别激动,抱着同学哭。给我妈打电话,说我考过的时候,我妈和我抱着开始哭。我妈说,我统考可以通过是让她这辈子最骄傲的一件事情,感觉我统考过了之后,我妈对我的看法都不一样了。

  说到莽哥(西北分镜头王者&mdash&mdash庄莽莽老师),就不得不说他的大嗓门,他真的可能喊了,尤其到了集训的最后几天,大清早叫我们起床的时候,就拿个大锅、大勺开始敲,大声叫着起床了、起床了,真的太无语了!

  不过说实话我一直可嫌弃莽哥的穿衣风格了,我比较犹豫要不要把这事说出来,主要是我怕他打我,哈哈哈!

  比如说他会穿衬衫搭工装裤,但是会配一双AJ,或者穿西服裤搭AJ,上面穿个卫衣,最经典的就是他的大背头。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是挺帅的一个小伙,现在是咋了。上次我见他,戴着眼镜,梳着大背头,把我吓了一跳,这还是他吗?

  不过,我真的一直都特别感谢莽哥没放弃我,还有在学习上对我的帮助。虽然莽哥的穿衣风格我不敢恭维,但是他的分镜头我就不得不恭维了,他真的是无愧于西北分镜头王者这个称呼。

  我第一次见都都(都凯悦老师)的时候,感觉她就像一个小仙女,然后我高二寒假的时候来了一趟艺鸣,看到她的时候,简直吓死宝宝了,感觉胖了三圈都不止。

  我觉得我瘦的时候,都都在长胖,我胖的时候,都都还在长胖,就一直处于增肥的状态,感觉我的小仙女一去不复返了。

  还有我们的景爸爸(景彦渊老师),我们觉得他长的特别像马云,所以有时候也叫他马爸爸。他这个人比较温暖、慢热、内向,跟他开个玩笑,他都会害羞。

  景爸的专业课也教的很好,而且他特别温柔,每次我们写的不好或者写错了,他都会圈出来,很温柔的跟你说,哪里不对,哪里不好。温文尔雅、谦谦君子说的就是他了。

  马靓煊是一个特别令我佩服的同学,她是一个复读生,换做是我,我是没有勇气复读的,她教了我不少东西,包括一些学习的方法,她也会监督我学习,然后在生活方面也教会我不少事情。

  可能因为她父亲是警察缘故吧,她会给人那种特别正气的感觉,她很有想法,目标明确,就想上西北大学,我真的很佩服她。

  至于我和张思琪,我们俩就属于那种即使很久不联系,再见的时候还是可以聊的很嗨。我俩还互相给对方起外号,重点就是我喜欢叫她大黑猪,哈哈哈!

  我们俩还特别有默契,默契到体重都是一样的。上次周末见面的时候,发现我们竟然不约而同的买了同款的包包,同款的hai子,真是太有默契了。

  我觉得在父母不支持我们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们,我现在已经长大了,我有自己选择未来的权利,就算我现在听你的,选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将来再干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那我一定会后悔,即使有再多的工资也不会快乐。

  如果我选了自己喜欢的,即使每个月只有一点点的工资,但这是我喜欢的,我愿意的,那我将来也不会后悔。一定要跟父母表明你的决心,让他们了解到你的态度,有时候也不能太听爸妈的话了,他们为你做了这么多年的主,你长大了,也该为自己做一回主了。

  最后,说句很俗的话,我希望艺鸣越来越好,还有就是我想跟莹姐说,暑假我想来当班主任,请组织批准。

  我有个小学弟特别想让我当他的班主任,不过他目的不纯,想让我当的原因是让我给他放水,真是想的美,我当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他就得怎么熬过来。

  别忘了,我们来艺鸣是干嘛的,是来学习的,学习才能使我们快乐!

联系我们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可随时咨询了解
  • ——
  • 南稍门校区:西安市碑林区南稍门中贸广场15号楼1单元27层
  • 汉神校区: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168号西北国金中心B座27层
陕ICP备19018866号-1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588号 技术支持:酷飞软件 Copyright ©2019 dayimi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石榴艺鸣艺术培训学院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