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2909512

2020年真的是“艺考末日”吗?其实是新生

发布时间:2020-03-17 16:23:01 来源:大艺鸣

  今天,有不少艺考相关的公众号发文表态,激烈反对今年的艺考改革政策,表露出一种对“艺考末日”的强烈不满,似乎是为广大的艺考生鸣不平,引起了大批学生的拥护和转发。然而,我并不这么认为。

2020年真的是“艺考末日”吗?其实是新生

  3月12日,教育部发布消息,根据2020年艺术类专业招生考试会议的部署,要求全国各高校以疫情大局为重,重新规划考试安排,大致有以下几个重点内容:

  1、高考前不组织现场校考,确实需要进行现场考核的,在高考后举行。

  2、尽可能减少校考专业范围,部分专业可改为根据文化课成绩、省统考成绩录取。

  3、鼓励线上考试,以提交作品、网上视频面试等方式进行考试选拔。

  随后,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清华大学、北京舞蹈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哈尔滨音乐学院、山东艺术学院等发文公布初步的调整预案,纷纷响应教育部的部署。以编导类专业的顶级院校中央戏剧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的调整预案为例:

  1、戏剧影视文学、广播电视编导类的部分专业可能将取消专业考试,按照文化课成绩录取;

       2、需要校考的专业,初试将统一改为远程考核,采用提交视频、图片资料等方式进行考核,通过考核者,需等高考结束后再进行现场考核;

       3、各专业考试内容进行合并和压缩,考试周期也会大幅缩短。

   从短期影响来看,今年除去那些仅以艺考为跳板的学生以外,将新增一类落榜考生:专业基础尚可,但文化成绩不够好的编导、戏文类考生。

  大家对艺术类专业的认识存在一个误区,觉得学习艺术主要看天赋,所以学校在招生时选拔那些有天赋的学生即可。其实谁有天赋,谁的天赋更高,这是很难界定的,学校通过考试去选拔的不过是那些有艺术素养和潜力的学生。而所谓的艺术素养,更大程度上都是后天习得的,也就是说,在同等的十八年中,谁进行了更多艺术领域的体验和积累,谁的艺术素养就会更高。那么所谓的潜力,则不仅仅是现阶段掌握的专业基础,而是该学生能否在接下来的学习中更一步地去努力探索。

  很多学生在考试前只看重对艺术素养的积累和提升,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专业课上,一旦获得了大学的准入资格,便万事大吉,入学后欠缺努力。所以即便是能够在艺术专业素养上达标的学生,也未必是学校真正想要的。为何一类院校越来越重视文化课成绩,就是因为文化课成绩相对较好的学生,有更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自主性,能主动进行艺术探索和研究的学生,未来的潜力更大。

  当然也不是把所有成绩不好的学生一棒子打死,从制度角度来说,学校更倾向招收学习能力强的学生没有错。那么我们平时所说的那些偏才,怪才,又该何去何从呢?

  答案是唯一的,如果你真的希望通过科班学习来达成自己的艺术理想,那么必须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去完成某个阶段的任务。也就是说,既然有目标有追求,那就要为自己的理想付出努力,想尽一切办法把文化课成绩提上去,否则,想单凭艺术素养的优势去搏个彩头的话,恐怕就要为现阶段未完成的任务买单。

  只不过,今年的形势特殊,很多学生尚未预知如此巨大的变化,即便想要努力,可能时间上也有些来不及。牺牲在所难免,但是还请收起不良的情绪,把抱怨和愤懑的精力放在有用的事情上,至少,机会并不是只有一次。

  从长期影响来看,未来很可能将沿用某些艺考新政,比如作品提交、视频考核,高考后组织校考,部分专业取消艺术招生考试,参照省统考成绩和高考成绩录取。这些改革措施,将极大地改变艺考生的专业学习规划,但是整体上来说,可以减轻考生的经济负担,减少时间成本

  综合多年来的艺考改革历程,未来的艺考将出现一些变化:

  一、部分一类院校编导类专业的准入门槛提高,文化课在招生录取中的比重会持续提高。这会使得很多艺考培训机构不能再明目张胆地以“低分上名校”作为宣传旗号,部分学生和家长选择艺术这条道路的意愿降低,编导类考生的整体人数将得到优化。那些在中学里成绩本就不错,又真正喜欢艺术的学生会成为编导艺考的主力军,去争夺少有的名校名额。

  二、随着招生录取政策的改变,培训行业会大幅缩水,但是短期内会导致分数较低的学生流向表演、空乘、舞蹈、美术甚至播音主持等文化课要求较低的专业。同时,艺术类专业省统考的分量会提高,更多中低档次的学生会以省统考为主要目标。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各省统考的制度和水平能够得以提高,而不要仅作为某些少数地方院校获利的工具。

  三、专业学习的深化和日常化会逐渐凸显,学生不必再浪费时间和金钱在平庸的培训机构,而是要谋求更专业的指导,以及长期和日常的学习规划。以往的学生平均要拿出两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去进行专业集训,主要学习的内容多为特定专业的基础知识。未来的专业集训仍会存在,但是主要的教授内容将逐渐向学习方式、方法的引导上转变。以故事写作为例,以往学生们在培训班里会进行大量的写作训练(某些培训班可能连这都做不到),甚至套用某些故事模板进行故事创作,但以后的教学应该将这些训练拆解到日常,形成长期贯穿的线上回课模式。学生每周远程交一次故事作业,老师在线上进行点评和批改;每个月要定时定量完成阅读任务,提交相应的读书笔记。

  四、艺考的教学与学校的招生不必浪费太多精力在基础知识上,而要对学生的艺术品味和价值取向投入更大关注。最令学校老师深恶痛绝的是误招,亲手招进来的学生非但不能接受老师传导的艺术理念和价值观,反而与艺术的基本规律渐行渐远,痴迷于三流文化和低级趣味。这些误招的情况和艺考时测评出的专业素养是无关的,很多专业能力不错的学生可能在进入大学后被发现是不可救药的,这无异于断送前程。

  有人认为提高文化课的准入门槛阻绝了学生的求学之路,降低了高校生源的整体水平,我认为这个说法不妥。专业水平和文化课水平是两个并不矛盾的方面,改革要做的就是倒逼那些文化基础不够扎实的学生老老实实去巩固他们的根基,而不是彻底拒绝他们的参与。反之,降低门槛才是一种怠惰和妥协,只会导致学生一年不如一年,人才一代不如一代。

  所以,接下来应该如何面对今年的疫考,以及未来的艺考,这是一个需要大家共同探讨的问题。情况很明显,这绝不是末日,而是新生。

       文章来自:苏老师的小五班

       推荐阅读: 教育部最新通知:高考前不组织艺考现场校考

                         艺考形势复杂,教育部7问答稳军心

联系我们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可随时咨询了解
  • ——
  • 南稍门校区:西安市碑林区南稍门中贸广场15号楼1单元27层
  • 汉神校区:西安市未央区凤城八路168号西北国金中心B座27层
陕ICP备19018866号-1 Copyright ©2019 dayimi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西安艺鸣艺考 分享按钮
返回顶部